2011年5月31日星期二

2011.05.30Part2[無卡士的票房之霸,內蒙大示威,拆遷舊片熱傳,英語文法筆戰,紫荊女俠,鋒芝風暴]

無卡士的票房之霸,內蒙大示威,拆遷舊片熱傳,英語文法筆戰,紫荊女俠,鋒芝風暴

2011年05月30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慢必






燕窩才子陶傑有隻吊靴鬼 - 占飛
2011年5月23日 - 信報

「燕窩才子」自從兩年前畀個不懂香港文化界潛規則的專欄作家踢爆寫文法不正確的英文之後,錯英文就像吊靴鬼一樣跟住他。他今次有啲無辜,因為那個礙眼的錯誤不是出現在他署名的文章之中,而是文章下面幾句關於他的簡介。

英文免費雜誌HK每期都這樣介紹他:「Chip Tsao is a best-selling author and columnist. A former reporter for the BBC, his columns have also appeared in Apple Daily, Next Magazine and CUP Magazine, among others.」

寫作指南列明正確句子守則

寫這段文字的人,想必沒有讀過被很多職業寫作人奉為聖經的The Elements of Style。這本權威的英文寫作指南列出有關用法的八大守則(Elementary Rules of Usage),第七大守則就是「句子開端的分詞片語,所指的必須是句子當中文法上的主語」。原文照錄如下:A participial phrase at the beginning of a sentence must refer to the grammatical subject。

它還舉了一個例子。「On arriving in Chicago, his friends met him at the station.」是錯的英文,要改寫為 「When he arrived(or, On his arrival)in Chicago, his friends met him at the station.」才啱文法。

同樣道理,「A former reporter for the BBC, his columns have also appeared in Apple Daily, Next Magazine and CUP Magazine, among others.」須改寫為:「A former reporter for the BBC, he also writes columns that have appeared in Apple Daily, Next Magazine and CUP Magazine, among others.」明未?

===================================================

寫作聖經 (陶傑)
2011年05月30日

探子 C一早來電滙報:「有一個自稱吊靴鬼的『學者』,嘮嘮叨叨,評述閣下在蘭桂坊潮人英文雜誌 HK Mag的英文,失控了,像焦大般在罵街呢。」
「那兩句,沒有錯,叫他請教白人主子或任何以英語為母語的 ABC,」我睡眼惺忪:「這種文字的吊靴鬼,英文叫 Stalker。名人、明星、辦公室的 OL美女,都易招惹,多半係容貌猥瑣、有自卑感的心理變態。這位 Quasi-Academic Stalker,自資辦過一本中英文雙混的 Chinglish免費雜誌,自任社長,可惜很快關了門。這種 Loser,我憐憫他──看開一點吧, HK Mag是正宗美國人的刊物,雖然不是經濟學人,卻是給以英語為母語的另類人士看的,一些英文,他看不懂,乾跺腳,也難怪。」
有時候,江湖行走,有人幻覺閣下好似撈得甚定,做了你的 Stalker,有的情慾男女,混跡久了,偶亦沾上兩三隻用電子顯微鏡才看得見的偽學術三角虱。
C君聽了,狂笑:「但此君卻引用了美國人的寫作指引名著,說你違反了他信奉的聖經。」
「漢人學得胡兒語,」我懶懶說:「洋奴遍地,更不出奇。那本書初版一九一九年。一九三五年、一九五九年、一九七二年、一九七九年、一九九九年,都修訂擴版過,這就說明,英文的法則像流水,不是兩千年前固定的四大語音。」
這只是常識吧?我不想舉例,因為英文是一門藝術,對於夏蟲不可語冰的一些文人,一腦子的僵硬,滿腔的酸意,更要省回一口氣。
「你又係衰嘅,身為『文化人』,做商品、證監會、職訓局的代言人,好似收入甚豐,惹人嫉妒嘛。」 C答。
「 No comment。」我說:「魯迅的名句:『牆外有兩株樹,一株是棗樹,另一株也是棗樹』,其『文法』通不通呢?為什麼不說牆外有兩株棗樹就了事呢?這位吊靴鬼的中英文就嚕囌累贅,可惜,他不是魯迅。」
「你要不要與他舉行一場英語辯論?」 C問。
「 OMG,」我說,「 Stalker多患有生理障礙。這位先生上過深宵一兩點的電台講『文化』,我拜聽過,他天生大舌頭,也就是講嘢『黐脷筋』,連他的廣東話我也只懂一半,若他說英語,我承認,我程度不夠。提這等主意,你真陰損。」我笑罵。
「是想博周刊個人專訪吧?」我續哈哈笑:「商榷、回應,跟這種人胡扯?英諺有云:『勿與一頭豬玀摔角,你會一身髒,而豬會歡喜』( Never wrestle with a pig. You get dirty, and the pig likes it),此一金句,才是我寫作,不論中英文,終身奉行的聖經。」

2011年5月30日星期一

2011年5月27日星期五

2011年5月25日星期三

2011.05.25Part2[孫公、大班僭建中招,再批替補制,城管大戰交警]

孫公、大班僭建中招,再批替補制,城管大戰交警

2011年05月24日
主持:蕭若元,劉嗡,勒民知


輸者替補 曠古絕今 - 馬嶽 2011年5月24日 
【明報專訊】特區政府為了防止民主派再用辭職發動「公投」,想出了曠古絕今的替補制度:由本來輸的候選人補上出缺的席位。政府有關論據錯誤極多,處處誤導公眾,實在極為可悲。

違反比例代表制精神
政府強調有關安排符合比例代表制選舉制度,但其實新安排和比例代表制原則大相逕庭。比例代表制最簡單和重要的精神和原則,就是議席應該大致按照選舉中各政黨名單得票的比例而分配。簡言之,一個政黨如果在選舉中獲得一成的選票,它應該在議會中拿得大約一成的議席(全面普選的話),令議會的議席分佈,可以大約反映社會中民意的分佈。

因此,一般行比例代表制的國家,遇有議席出缺時,會由該政黨原來名單後一位候選人替補,因為這樣才可以保證可維持該黨在議會中的議席比例。反之政府建議由落選中最多票或最多餘額的候選人補上,由於名單眾多,通常不會由原政黨的黨員替補,替補後議會中的議席比例,便不能準確反映大選時的社會民意分佈。

特區政府也許知道世界上沒有人用這種替補方法,於是林瑞麟偷天換日地說德國、芬蘭、波蘭等國家用「類似」的替補制度,但這些國家其實都是由同一政黨名單下一名未當選者填補空缺的,差之毫釐,謬之千里。政府給立法會的文件倒是比較老實,承認這些國家其實是由同黨替補,但卻挖空心思的找到澳洲的地方議會如Tasmania,說這些地方出缺後,會重新點數辭任議員的選票的第2選擇,來決定如何填補。這同樣是偷換概念之舉,Tasmania的立法院所行的單一可轉移票制(STV),雖然可產生像比例代表制的議席分配後果,但投票對象是個人而不是政黨名單(於是當然沒有名單下一個人可以替補),而且是一種優次投票法(preferential voting),即選民可以在選票上將各候選人排第1選擇、第2選擇等,整個投票制度操作根本和香港的名單投票制完全不同,不能類比。

選舉沒有waiting list
林瑞麟在回應傳媒時,說改了制度後,選民可以同時選心目中的議員,和「候補」的議員。這真是聞所未聞的謬論。所有選民都希望自己選的候選人當選,每個選民都只得一票,如何去想誰人「候補」?

更重要的是,「候補」是對選舉概念的錯誤理解。一個選區選5個議席,第6得票多的人就是選舉中的落敗者,不是waiting list no. 1,是沒有得到足夠的民意授權來當議員,出缺後自動替補,是對民意的扭曲。如果用同樣的邏輯,曾蔭權如果「腳痛」辭職,就應該找第2得票多的梁家傑任特首。因為選民選了他作「候補」嘛,他也有一定支持嘛!如果這樣理解選舉,那麼所有選舉(例如區議會選舉)都不用補選了,輸了但最多票的就是候補嘛!

扭曲選民授權
特區政府給立法會的文件中,對選舉制度有很有創意的詮釋:「如在任的立法會議員辭職,他已經動用的選票基數應隨著他的基數而流失」,以及「當一名候選人辭職時,我們可以合理地估計,如沒有該候選人,其所屬的名單不會取得相同程度的支持」。林瑞麟的公開辯解中,也曾舉2008年港島公民黨名單的例子,認為名單第3位的容詠嫦「已無餘額」,不應補上空缺。

這堆說法同樣反映政制事務局對民主選舉和比例代表制的精神的理解都是錯誤的,實在非常可悲。特區政府有意無意地只將「出缺」等同辭職,令公眾想像是當選議員自行放棄議席,但其實「出缺」可以包括多種情況:去世、因病重或精神問題無法履行職務、按《基本法》79條的規定而喪失資格等,因而破產、入獄等種種身不由己的情況,議席都可能出缺。

2008年選舉有82,600票投了公民黨名單,概念上是有82,600人授權了公民黨的人當議員,根據最大餘額法他們可以有兩名議員進入議會,而這個授權有效期是4年,不存在議席出缺,議員把「選票基數」「一併帶走」的情況。林瑞麟對比例代表制的觀念是錯的,82,600選民的授權,是給予整張名單而不是個別候選人的授權,不是說排第1位的陳淑莊有5.2萬多票,第2位的余若薇有餘額的約3萬票,而第3位的容詠嫦則沒有票。如果陳淑莊任期內不幸去世,理應由名單內的容詠嫦接上以完成選民的授權。

荒謬的結局
在政府建議中,卻會變成了拿20,523票的勞永樂接上。問題顯而易見:接上的落敗者得票較少,令議會的代表性下降。勞永樂的立場跟公民黨明顯不同,那8萬多投了公民黨的人的授權去了哪裏?政府還要代選民判斷他們投票的時候,是因為某些「有知名度候選人」而不是投給整張名單。誰可斷定甘乃威排頭位還是楊森排頭位多票呢?2008年九龍東的工聯會名單,支持陳婉嫻個人的可能比黃國健多,但有5萬多人投了工聯會名單,他們就獲授權有一個議員做4年。政府替選民「斷估」他們的投票意向而決定不需補選,實在是危險的對選民意願的扭曲。

用政府的概念,也是解決不了全部問題的。例如2008年九龍東6張名單參選,得票全都未達選舉基數而沒有餘額。用林瑞麟的概念,梁家傑辭職則陶君行當議員,陶君行再辭職則胡志偉頂上,再有議席出缺時,已經沒有人替補了,因為所有候選人都「沒有餘額」。這樣理解比例代表制,是會得出荒謬的結論的。


無知還是故意誤導?
事實很明顯:特區政府為了封殺補選,作出扭曲民意代表制度的建議。一大堆辯解既不符合事實,亦扭曲比例代表制的原則和民主選舉的意義。無論是因為無知,或是為了政治目的扭曲事實以誤導市民,都是非常可悲的事情。當選民投票背後的考量,特區政府都可以肆意代他們詮釋,諮詢民意也當然是多餘的了。當然,政治目的壓倒一切的情況下,特區政府的修訂應該會在建制派議員不問是非全面歸隊下安然通過。

2011.05.25Part1[選管會針對網台,超級禁制令,特首跑馬仔]

選管會針對網台,超級禁制令,特首跑馬仔

2011年05月24日
主持:蕭若元,劉嗡,勒民知


2011年5月23日星期一

2011.05.23Part2[叫停高鐵,李嘉誠與唐英年,艾未未,趙連海,追查失踪基金,溫家寶再落淚,大陸通脹]

叫停高鐵,李嘉誠與唐英年,艾未未,趙連海,追查失踪基金,溫家寶再落淚,大陸通脹

2011年05月23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馬草泥




大陸環保部 勒令停建兩高鐵
【聯合報╱記者賴錦宏、陳思豪/綜合報導】2011.05.20



圖/聯合報提供大陸「全力衝高鐵」的政策,出現大轉折。大陸環保部以「未符合環評標準」為由,先後勒令膠濟鐵路、津秦高鐵停建,環保部大動作對抗鐵道部,為已因弊案矇上陰影的大陸高鐵,再添發展變數。
香港明報報導,中共環保部在四月底,先對膠濟鐵路客運專線發出「督促履行通知書」,要求在五月卅一日以前停止改建膠濟鐵路四線工程的增建工程。這被外界視為是「首條高鐵環保違法」。

三天後,中共環保部又針對無錫軌交二號線開鍘,原因是環評補充報告未批准。前天下午,環保部網站再度披露,他們在五月十二日向津秦鐵路發出命令,要求立即停建天津至秦皇島的專案,並改正違法的行為。

報導稱,這些高鐵工程的環境審核有問題,環保部先前就已經提出警告、要求改進,只是它們無動於衷,擅自更改規定。這也逼使環保部不得不在近期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停運。

據悉,在中共高層支持下,中共高鐵過去三年「全速前進」,從未聽聞因「環保」問題而受阻。在前鐵道部長劉志軍因弊案下馬後,就傳出即將在六月底通車的京滬高鐵,將降低行駛速度和票價,最近出現中共環保部接連要求高鐵停建,並要求通過環評的消息,顯示「高鐵高速」的發展政策也已出現重大轉折。

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趙堅證實,中共官方正在緊盯這些如火如荼建設中的高鐵項目,雖然他沒有透露原因為何,但也讓重大工程中的環境保護項目,在大陸逐漸獲得重視。

以膠濟鐵路客運專線為例,它是大陸第一條高速客運專線,二○○七年一月開工、二○○八年十二月開始啟用。但環保部官員發現,膠濟客專公司未嚴格執行有關環保的要求,依法提出警告。

報導指出,在環保部提出警告後的隔天,膠濟線馬上就通過了中共鐵道部的安全評估,不久也得到山東省環保署的同意開始運行。

環保部當時決定,將發出的「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延後到今年的三月執行,給予緩衝空間,但這段期間膠濟客專還是沒有進行改善工作,環保部才會在最近做出停運決定,並強硬宣示,「如逾期不履行,將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津秦客運專線的情況是,因為工程建設地點有部份變更,環評報告卻沒有更改,違反了中共「環境影響評價法」規定。


==============================================================

回首向來蕭瑟處 也無風雨也無晴
by HorseGrassMud 馬草泥 on Friday, May 20, 2011 at 5:40pm


終於可以卸下沉重的包袱!
這半年來,真正可以安枕無憂的日子不多,
每晚在“Crime Scene” 趟著,不「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才怪
今晚累得不可開交,本可一覺到天明,卻又不自覺地醒來
與半年前不同,我不再邊落淚,邊敲打著鍵盤為自己平反
而是懷著輕快自在的心情來為自己,為你,甚至你身邊的人送上祝福
怪哉,為一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祝福?
沒錯,半年來,我每天都祝福你,和你的家人
為什麼不可以?
不認同你某些做法,不情願發生某些事,不表示我要你永不超生,
從來都沒有!
我缺乏防人之心,更沒有害人之心,you know it, right?
認識大部份的男性時,他們都有穿褲子,你教我怎麼防呢?


最難防範的入球,不是攻方來勢凶凶的遠射,準確度高的自由球,而是隊友的烏龍球


半年來,經歷了無數的低潮,偶爾也有過輕生的念頭
每當我在高處俯瞰,不禁自問:從這裡縱身一躍,是否可以決解一切?
灣仔中環廣場的中層電梯大堂,玻璃窗有開關,我也嘗試開啟
我畏高,又怕死,怕嚇親街坊,怕死無全屍,怕半死不活
我簽了器官捐贈卡,怎樣死才可以保持更多的器官完整遺愛人間呢?
(喂,我給你的見面禮,是器官捐贈表格,填了沒有?)
在自己的單位跳下去,單位即變兇宅,Shit! Forget it!
在其它地方跳下去,又好像有點缺德,damn it!(我真有公德心!)
死也顧公德,我該死還是不該死呢?


看過一集關於情緒病的《鏗鏘集》,終於,我第一次接受專業治療
在精神病專科的大堂等候,看到身邊那些不能受控大吵大鬧的病人,我個心不知幾驚!(我有想過死,但不想死在他們錯手亂舞的刀刃下呀!)
精神科醫生接見我時,見我有講有笑,清醒得很,也不知為何有我這個「病人」
我還問他,疑人也受精神困擾,有沒有專責社工為他輔導呢?
這是一個很顛的問題!醫生也忍俊不禁,哈哈!
誰說心靈受創就不可以關心別人?


往後的日子,我也努力去進行自我救贖,看了很多書(竟包括《爆政》!)
經過特首每朝去禮拜的教堂,我也寫下多張字條,讓其它教友為你祝禱(放心,無寫你大名)
有次去道風山的蓮花洞(令人想入非非的祈禱室名字),看到四隻大字:「放下重擔」,我深受感動
再不放下這個重擔,擺脫這些苦惱,叫我如何輕裝上路?
我又去了大會堂上襌修課,導師說:
「世間舉凡一切煩惱也可歸咎於『自私心』
只要把妄念與自己分開,淨化自己,就會有美好的世界
凡人常以為快樂是在外的,其實快樂是藏於心裡……」
可是,上到一半,我就忽然「維園阿哥」上身,問導師預算案派六千元,地產霸權,貧富懸殊,財富不配不均,跨代貧窮……種種社會問題(師主,難道沒有自私心,無錢都可以對抗通脹?)
Anyway,那次禪修有所得著,獲益匪淺,領會很深


--------------------------------------------------------


自從事件發生後,出街總會留意一下深色奧迪房車,(好似見鬼咁!)
結果真的在毫無預兆下「願望成真」,在街上碰到你!(好嚇人,真係驚過見鬼!)
Gosh! My legs turned to jelly!
不是說笑的,平日健步如飛的我,看到你時竟然舉步維艱!
我突然心軟了!(仲快過你軟)
說到底你是一個有孩子的父親,要是你鎯鐺入獄,孩子要有個罪犯父親,對他的成長會有怎樣的影響?(雖然我唔識你個仔!)
你花錢找律師打官司,不如花錢去建設社區吧?(你成日同我講無錢,講笑咋?)
忽然大發慈悲,很有同理心,很有大愛精神, 很難過
那時我還有主動權,可以去銷案,只有這樣,我才可以真正放下
我不理全世界怎樣審你,看你
要是你也真的有點良知(其實你有無呢?),這幾個月來的懲罰也足以你令改過自新吧?
閉關多時,也該好好反省,洗心革面吧?
對我而言,鼓勵他人改過自身,比起懲罰更重要(你無悔意,終身監禁都無用啦!)
既然我身為當時人都不欲追究,都可以大方原諒和包容,其它花生友又有什麼資格來教訓你呢?(當然,平時你有無得罪人,都係花生友落井下石重要考量!)
翌日我就向警方提出銷案要求,但也們不答允
結果又再拖,再次漫長的等待(艾未未塗鴉又咁高調緝兇?效率咁高?)
我也只好繼續祝福你,祈求你不要過太差的日子(唉,仲要受罰幾耐呀?)


去一些「應該不會碰面」的地方消遣散心(有咁遠得咁遠)
赤柱、清水灣、石澳、龍鼓灘……但我仍然不忘到處張望有否深色奧迪車
因為,要是你想遠離煩囂,也可能在這種地方出現
另一種形式出現?
在不宜游泳的龍鼓灘,雜物垃圾在岸邊飄浮,竟漂來了一隻玩具馬(噢, 是隻短途馬!哈哈哈!)


落寞地度過聖誕、元旦、農曆新年、情人節、清明節、復活節、勞動節、佛誕……(唔止無人請我食蛇宴, 連齋蛇宴都無得食呀!陰功!)
不要低估時間的偉大(但我的「非自願」成份不變),讓人漸漸走出陰霾,重新振作
我們都有點小聰明,卻欠缺大智慧(有就唔會搞成咁!)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世上有一半人可以成為偉人
人生還有漫漫長路,有時我們都希望找捷徑,可惜衝動魯莽,疏於思考,結果迷路了,還走了很多冤枉路,兜了大圈(油價高企,唔好兜路啦!)
沒關係吧!兜兜轉轉,又找到出口了!
回望過去這半年,理應苦多過甜(如果甜多過苦,你仲唔執多幾劑咩!......中藥呀!)
茶葉蛋,要有裂痕才入味(我諗無人會希望用呢種事加快自己成長!)
船過水無痕,鳥飛不留影,
錯過、痛過、哭過,視作檢討自己的一面全身鏡,一次提升自己的契機,
用慚愧心看自己,用感恩心看世界


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
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
曾經問你做這麼激進的行為,將來會否後悔,如今想來,也覺彷如隔世
別急著去找出言不遜的人晦氣,面對生氣,要學會「反觀自照」,照一照自己的心念,問一問為什麼要生氣,冷靜,沉著應對,用智慧去解決的問題
也該感激讓你遭受挫折的人,謹記:「怨言之下有慈忍,批評之中藏金玉」


至於想從政嘛,就看社會給你多少寬恕和機會了!(人人都好似我咁好恰咩!)
華人社會很多潛規則,不適合我們這種硬頸,不肯妥協的人玩(一齊返美國囉!)
政治不是權力,政治是創造,提升人
民主不一定要咬牙切齒,批評不一定要潑辣謾罵


別再把無謂的精神和資源去狙擊誰,教訓誰了!
冤冤相報何時了呢?痛改前非之餘,何不放下成見,
與昔日戰友泯恩怨,團結一致對抗不公義,為人民謀福祉呢?
從政是為了加深仇恨, 激化內鬥, 還是發揮大愛精神, 造福社會呢?


包容他人對自己的傷害,是讓人欽佩的氣慨;
包容他人曾經的過失,是對他人改過自新的最大鼓勵
包容他人對自己的敵視,仇恨,是人格至高的袒露
大家經歷過長達半年災劫, 也有所成長吧? (搞錯,報紙仲話你31歲!)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衷心希望時間把菱角磨平, 日後會看到一個謙厚,踏實, 誠實, 負責任,有承擔的紅衫仔!



廣種福田!
21 May 2011
P.S. 你除了1分鐘內留低幾億在我家, 還有其它東西留低.要物歸原主了
屬於你的東西, 未經你授權, 我絕不亂碰 (包括你的身體任何部位)


※完※

2011.05.23Part1[馬仔回歸城市論壇,替補制鬧劇的計時炸彈]

馬仔回歸城市論壇,替補制鬧劇的計時炸彈

2011年05月23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馬草泥

2011年5月20日星期五

2011年5月18日星期三

2011年5月16日星期一

2011.05.16Part2[巴基斯坦,IMF主席風化案,夏俊峰/艾末末案跟進,郝鐵川的回應,僭建的原則]

巴基斯坦,IMF主席風化案,夏俊峰/艾末末案跟進,郝鐵川的回應,僭建的原則

2011年05月16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慢必,劉嗡

2011.05.16Part1[人網街辯,OC6事件蕭生的角度,文匯侵犯人網版權,反地產霸權遊行]

人網街辯,OC6事件蕭生的角度,文匯侵犯人網版權,反地產霸權遊行

2011年05月16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慢必,劉嗡




http://paper.wenweipo.com/2011/05/14/PL1105140003.htm
陶君行總當傀儡 社民連走火入魔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每個星期日或假期,幾乎都可看到社民連一伙人四處示威,今日去中聯辦,明天去港鐵,後日就去美孚。雖然每次的人數都只是小貓三、四隻,不少更是梁國雄用立法會津貼聘請的全職示威助理,但這些職業示威者總是搞到現場一片混亂,故意挑釁衝擊警方防線,製造肢體衝擊,近期更演變至襲擊官員,搗亂私人企業運作,受到了社會各界的狠批。不過,這些職業示威者對於外界的抨擊倒是不以為然,反而因成為了傳媒的焦點而沾沾自喜,其中梁國雄更因此成為了社民連的實質領袖,主導社民連的路線方向。

黃陳出走 梁國雄成社民連實質領袖
在黃毓民及陳偉業未出走之前,外界一直將黃陳與梁國雄相提並論,被稱為社民連三子或社民連三丑,意味這三人對社民連的重要性。然而,有關稱號只是泛指,熟識內情的人都知道,三人並不如外界所想般親密。陳偉業對黃毓民人前人後必恭必敬,言必稱「幫主」,這主要是源於陳偉業自知政治實力有限,須西瓜靠大邊,借助黃毓民的「人氣」保住手上議席所致。相反梁國雄一直對「幫主」不假辭色,在黃仍然是社民連主席時,梁已不時在執委會會議中與他意見相左,甚至是互相開罵,兩人關係素不和諧。
更重要的是,梁國雄與黃陳兩人的政治路線有極大分歧,梁由始至終是過去「四五行動」的思維,主張四、五個人就去行動,是無政府主義者,主張街頭抗爭,雖然他還是大模斯樣的當其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但黃陳兩人對於這種抗爭為本的方向卻不以為然,他們只將抗爭視作手段,取得政治權力才是目的。簡言之,梁國雄就是以示威抗爭衝擊為職志,相反黃毓民只以此為吸納「憤青」的手段,在心底裡對這套街頭政治並不認同,所以每當到了激烈的衝突發生,黃毓民總是第一時間叫停,第一時間溜走,其理正在於此。
也因此,在黃毓民掌權時,對梁國雄總是諸多掣肘,對其建議應酬應酬。及至兩人帶兵出走後,陶君行憂慮蜀中無大將,於是千方百計挽留梁國雄並許之黨內大權,在梁主導下,社民連的路線也逐漸走向「四五行動」化,總之事無大小都走去示威,而且愈衝愈激,以吸引傳媒的注意,之後各自收隊吃喝玩樂,月尾就在立法會的津貼中出糧,成為現在社民連的主要工作。表面上,梁國雄及社民連都是得其所哉,但實際上卻與陶君行的原意相違。陶君行與黃毓民分道揚鑣,就是要擺脫黃毓民對社民連路線說三道四,讓他可以全盤主導黨的路線。所以在黃陳分界後,陶君行立即出來大談社民連的前途,什麼要減少粗口,要爭取中間市民支持等,一副宏圖遠略的模樣,之後更要找回季詩傑、勞永樂等回朝大展拳腳。

陶君行號令失效
但至今為止,陶君行的路線卻不見跡影,反而梁國雄的「四五行動」路線已主導了社民連方向,衝擊更激進,策略更偏激極端,也更令中間市民反感,與陶君行提出的爭取中間選民明顯大相違背,如果不是陶君行又改變了方向,那就是他的號令不行。如果再聯繫陶君行早前高調要召回季詩傑,但這樣一件小事竟然在執委會被否決,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陶君行已經失去了駕馭社民連的能力,就算要一個親信回朝,也被梁國雄的「憤青」一系否決,堂堂主席,顏面無存,更不要說帶領社民連走另一條路線了。反而梁國雄與現時的社民連執委理念思維類同,一拍即合,就是萬事不理,抗議行先,社民連也變成了新的「四五行動」,行徑愈來愈走火入魔,早前有社民連成員被警方拘捕正是這種暴力化的結果。但這種極端路線也令到社民連的政治光譜愈收愈窄,就是「憤青」也擔心長此下去會惹上官非,看來社民連離泡沫爆破之期也為時不遠,當然這都不是梁國雄等人關心的地方。
最慘的是陶君行,以為驅走猛虎,誰知引狼入室,走了一個「太上黃」,又來了一個「太上梁」,總是當別人的傀儡應聲蟲,這樣的主席當來有什麼意思,不如早早辭職讓梁國雄等人自己玩個夠好了。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67498
反地霸變成政治亂套 - 鄭赤琰

美孚業主近期的抗爭,只因不滿面向海景的一塊地皮要給地產商建樓,除了阻擋景觀,還拉低物業的市價。
抗爭過程中,大家糾纏得亂了套。先是社會運動者「見獵心喜」,插上一手,把標得工程的公司擺上神枱,大事撻伐,一方面糾眾阻止地盤施工,一方面發動群眾到周大福珠寶總行「興師問罪」——清明節當天,示威者進店說要買「拜山」用品。如此行徑,不外乎醜化新世界地產,連其名下公司也不放過。
更甚的是,這場反「地霸」社運還像一把怒火燒向其他地產發展商。據傳媒報道,也有人走到長江總行搭營靜坐抗議。
除了社運者應勢而起,那邊廂也有政黨見機不可失,把美孚居民當成苦主,以作發難;政黨不但參與抗爭行列,還採取法律行動,認定政府在批出這項工程的賣地程序上有不法行為,企圖以訴訟扳倒是項工程。

自恃正義 代打官司
正當政府忙着應對這連串社會運動和法律訴訟之際,涉及事件的發展商也不示弱,採取法律手段控告幾名參與阻止施工的滋事者,控告他們非法進入私人工地,要他們賠償工程阻延的損失。這一來,不但事件得不到紓緩,反而火上加油,社運照行,政黨的律師更是挺身而出,以正義自恃,爭相說要義務代打官司。
看在眼裏的大眾傳媒,知道有新聞賣點,於是長篇累牘,外加評論,於是有人發出論點,指社運可以視法為無物,繼續堅持可也,最終一定可以打倒「地霸」。
到底如何面對這樣的「地霸」議題和抗爭?這是個「核心價值觀」的問題。不同的核心價值觀,便有不同的觀點和作為。所謂「核心價值觀」,就土地權益所涉及的核心價值觀來論,便有私有土地權與否的不同觀點。
前者主張土地擁有權是私有產權最根本最核心的個人權利之一,得到國家的維護,政府不能加以剝奪(除非在法定條件的特許下才有例外,這叫做國家徵用法)。實踐這個主張的政治哲學思想出現在近代西方的「自由主義」(Liberalism),英國是其創始者。實踐結果,土地很快成為一種不動產的商品和生產工具,可以當作是個人的私有財產權作買賣轉手。
後者主張土地是萬民之本,不能給私人當成私有財產擁有,否則土地買賣兼併,富者可敵國,窮者便會落得無立錐之地。因此土地一概屬於國有,私人只有使用權而無擁有權。
封建時代中外很興這一套,在中國便有所謂:普天之下,皆皇土也。封建之後的現代化政權,多沿用這套主張,不許土地私有權制,只許使用權,其哲學思想則由「社會主義」得到加持。

買樓市民 也成地霸
香港過去港英統治時代,奉行的一套便是自由主義的「私有財產」制,土地變成個人自由民主權利最核心利益價值下的重頭戲。百多年來,在永久地條件下所建築的房產也會是價高搶手的物業。新界由於是「租借地」,只能有九十九年期,在此建屋與港九物業價值有天淵之別。
回歸後,根據《基本法》九百九十九年土地擁有權的「自由思想」已無以為繼。但在「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特許安排下,私有土地的財產權仍得到尊重。
由此看來,「一國兩制」認許香港自由主義下所得到國家保障的「私有財產權」,已當作個人核心權益之一而不加剝奪。這是出於一國兩制作出發點而讓「自由主義」這一制不受到「社會主義」干擾,才會有這種特許的土地財產權的安排。
想不到「社會主義」不來剝奪的一項核心價值,反而在「自由主義」的香港,有人竟在這麼一項涉及個人自由民主的核心權益發動社會運動,大事撻伐這個「私有財產權」。
最令人費解的是,從參與這次美孚社會運動的政黨和社會運動家來看,這些政黨人物和社會運動家不是口口聲聲、一舉一動要爭取民主、自由、人權,要維護植根已超過一百六十多年的自由主義思想與其制度嗎?不是分秒要維護聯合國的人權大章嗎?為什麼他們看不到、想不通,如果地產發展商這多年來的房屋建設的行當,真的如他們所說的「地霸」,那麼所有港人買房置業者也就是「地霸」的幫兇,或者本身也成了小「地霸」。
這真的就是他們所掀起的反「地霸」社會運動所要的鬥爭目的嗎?作為真的民主與人權的社運者應很清楚,社會運動的發起與其目標,是在現有政治機器都無法派得上用場來滿足人民的訴求的情況下,社會運動便會應運而起,由人民直接採取行動爭取到他們所要的東西,這時如果政治機器展開無情的鎮壓,逼使對峙雙方無法尋求和平的落幕,革命便由此展開,直到徹底推翻政府與其機器,另立政權與機器為止。
如果這批社運者與政黨領袖真的認為這次反「地霸」的社運,是他們踏出革命的第一步,應向港人說個清楚明白,以免大家一廂情願,把他們當為自由主義者來追隨。

中文大學前政治系主任、華人學術網絡成員

================================================================

<信報財經新聞>
2011-05-16

「撐」地霸變政治亂套 -- 毛孟靜

美孚的故事,我牽涉其中訴訟,是發展商的被告之一,原擬暫擱不寫。
但上周六在本報讀到奇文,作者乃中文大學前政治系主任鄭赤琰;那篇大作,作得就作,堂堂學者,對美孚居民的抗爭豈止一知半解,根本就是無知評論。乍讀,還以為奇文登在《文匯》、《大公》一類的招牌。因為當中的失實、以至政治亂套,必須駁斥,以正視聽。
4 月一個黃梅天早上,很有點淒風苦雨,陪着CNN的採訪隊巡遊美孚新邨那個問題地盤——確是奇景,香港這個亞洲國際都會,會出現這麼一幅畫面,有地產商着着得政府批准,在你家的露台一米之遙,伸手可及地起一幢高樓,那份失驚無神、兜口兜面,就聽採訪隊中人予以置評:This is quite incredible。美孚的故事,終於上了國際新聞。

為民請命有何不可
鄭赤琰的大作這麼說: 「……有政黨見機不可失,把美孚居民當成苦主,以作發難;政黨不但參與抗爭行列,還採取法律行動,認定政府在批出這項工程的賣地程序上有不法行為,企圖以訴訟扳倒是項工程」。
首先,如果閣下好好住着的一個家,忽然要「面壁」,忽然變成密室,你也會覺得苦。美孚那一大班小業主確是苦主,不用被「當成苦主」。而「政黨……採取法律行動」云云,奇怪,怎地本人未曾聽聞。請問鄭氏,到底是哪個政黨幾時採取什麼法律行動?還請公告。
事實是,美孚居民在申請法援,圖進行司法覆核,向法庭申訴政府有行政失當之處。美孚苦主的代表,主要是退休教師,自有識見,不必去企圖侮辱人民智慧。
但講到底,若真有政黨如此出手幫忙,又有什麼不可?政黨不是應該為民請命的嗎?卻只見鄭氏下筆,不管facts or thetruth,漠視事實與真理,總之求其兜亂。
鄭又跟着提到涉事的發展商(招牌「祥達」,有理由相信幕後乃新世界發展), 「採取法律手段控告幾名參與阻止施工的滋事者」。只得「幾名」「滋事者」?作者似乎又不知道,發展商要告的第七被告,可以涵蓋近千人。該文續說, 「政黨的律師更是挺身而出,以正義自恃,爭相說要義務打官司」。
真係?且要「爭相」?請問是哪幾位,煩請介妱。
在別的法庭個案,也曾見有政黨律師——譬如說,為被控阻街的街頭賣藝人——挺身而出,以正義自恃,義務代打官司。仍是一句,為民請命,不見得哪個香港市民覺得有問題。
鄭文標題〈反地霸變成政治亂套〉,要說的中心思想,是反地產霸權一場社會運動,原來係不尊重私有產權:
「想不到社會主義不來剝奪的一項核心價值,反而在自由主義的香港,有人竟在這麼一項涉及個人自由民主的核心權益發動社會運動, 大事撻伐這個『私有財產權』」。
奇文共賞!勢估不到,這種話會來自教政治的人。原來發水樓只係幻覺;紅灣半島、嘉亨灣等醜聞純屬吹水;原來發展商如何在公契上偷呃拐騙業權份數,都係合情合理;而大角咀港灣豪庭十萬呎私人花園,可憐小業主給誤導為「私有財產」,忽然又給揭發為公共空間,大概也不准申訴了。
就美孚一筆,更要煩請鄭赤琰先細讀本報新聞版的有關詳述,不要妄下評論。
報道包括港大房地產學者姚松炎(亦有建築師吳永順的網上鴻文)清晰指出,美孚那塊問題地盤的發展潛質份數,老早已給納入現存毗鄰的美孚第八期,今天可以再起樓的份數係零;夾硬要起,政府聲稱那是個獨立地盤,即是由美孚八期取回先前已用的份數,等於把八期業主的家變成非法建築。這些業主的私有財產權,又怎麼說?
「七一」遊行「幫兇」上街鄭文再來一句: 「如果地產發商這多年來的房屋建設的行當,真的如他們說的『地霸』,那麼所有港人買房置業者也就是地霸的幫兇,或者本身也成了小『地霸』」。如此無限上綱, 迹近聳人聽聞。依此推理,我反曾蔭權政府行政霸權,但一直有交稅有交差餉,亦即曾蔭權的幫兇?自由主義的底線,是有選擇自由。請先審視香港的房產土地壟斷,官商交易中尖叫似的勾結,不要信口開河。
「反地霸變成政治亂套」? 「撐」地霸變成政治亂套!今年「七一」大遊行的第一句口號,就是「反地產霸權」,且看屆時有多少鄭赤琰口中的「幫兇」上街。
鄭文諸般大錯,最後要提一個小錯,依然同樣可笑。
話說有示威者到新世界旗下周大福珠寶店抗議,帶同「拜山」物品,這不是我個人的選擇品味,但公眾地方,表達自由;卻見鄭赤琰寫下事發「清明節當天」。
拜託,那日是五一勞動節。這樣基本的事實一樣錯,鄭氏行文的一副「一切想當然」,可想而知。
美孚的故事,終於大大地見傳媒天日,始於「千人瞓街」墟冚一幕,是居民已作決定後,政黨方得通知。之前,他們曾在立法會門外紮營絕食,夜半瞓街,就是沒人理……。人生苦短,即便世道已慣,總要堅持一點公道之心。

2011年5月13日星期五

2011.05.13Part2[金勞詹的笑話,中南海暗戰,夏俊峰案,「泛民」個個想選特首?徐大統]

金勞詹的笑話,中南海暗戰,夏俊峰案,「泛民」個個想選特首?徐大統

2011年05月13日
主持:蕭若元,譚志強,慢必,勒民知

2011.05.13Part1[King Size丁屋,建議舉報陳鑑林,修改議事規則通過 ,奧斯陸一事長毛的口供]

King Size丁屋,建議舉報陳鑑林,修改議事規則通過 ,奧斯陸一事長毛的口供

2011年05月13日
主持:蕭若元,譚志強,慢必,勒民知

2011年5月11日星期三

2011.05.11Part2[民主黨新策略?國情戲劇教育,內地夏俊峰案,內地通漲,阿靳西班牙之旅]

民主黨新策略?國情戲劇教育,內地夏俊峰案,內地通漲,阿靳西班牙之旅

2011年05月11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劉嗡,勒民知,mark

2011.05.11Part1[長毛會面肥佬黎之真相,特首選舉新局勢,蕭若元與劉慧卿不和之真相?]

長毛會面肥佬黎之真相,特首選舉新局勢,蕭若元與劉慧卿不和之真相?

2011年05月11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劉嗡,勒民知,mark

2011年5月10日星期二

2011.05.09Part2[社民連的行動策略,公民黨回應劉迺強,周大福驕橫之原因,再談范太選特首]

社民連的行動策略,公民黨回應劉迺強,周大福驕橫之原因,再談范太選特首

2011年05月09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慢必,劉嗡

2011.05.09Part1[拉登之死與國際法,新加坡大選,新加玻小辣椒]

拉登之死與國際法,新加坡大選,新加玻小辣椒

2011年05月09日
主持: 蕭若元,靳民知,慢必,劉嗡






「完善發展 捍衛法治」公民黨回應劉迺強失實言論 - 08 May 2011
新聞稿
2011年5月8日發出

公民黨將於明天於報章刊登廣告,回應劉迺強先生上週在信報和英文中國日報關於港珠澳大橋之文章。廣告圖檔可按此下載。

完善發展 捍衛法治
公民黨回應劉迺強失實言論

劉迺強先生上週在信報和英文中國日報撰文(以下簡稱「劉文」) ,攻擊公民黨的誠信,不僅內容失實,更挑戰香港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

背景簡介

今年4月18日高等法院就東涌朱綺華老太太的司法覆核作出裁決。裁決指出,路政署提交的兩份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不符合法例要求,因此撤銷環保署長發出的環境許可證。政府錯誤解讀環評條例,忽略了必須為每一個新項目盡力減低汚染的「全力以赴」原則,因此必須作出補救。公民黨地區成員和律師黨員,與關心香港的專家學者和環保團體,有幸為健康欠佳的朱婆婆在訴訟期間提供協助。 〈註一〉

唬嚇弱勢社羣 衝擊法治精神 - 劉文指稱「當時公民黨人誓神劈願說事件與他們無關」,與事實不符。公民黨從不諱言有黨員協助朱婆婆,但否認部份傳媒指稱公民黨「操控」朱婆婆。劉文指稱公民黨「推一個綜援老婦人來濫用公帑,濫用司法程序」,不但侮辱朱婆婆的獨立意志,更暗示基層市民尋求專業協助是不道德行為。這種陰謀論不只嚇阻弱勢社羣,更衝擊法治精神。

漠視科學論證 不理居民死活 - 劉文指稱法院裁決「關鍵竟然是對你我都影響極微的珠江口中間的空氣,而理據卻是城市中間空氣污染所『可能』引致的死亡數字」。任何翻閱過環評報告的人都明白,評估空氣汚染是以「敏感接收者」身處的地點為單位,所以報告詳列了東涌、屯門和元朗區中,不同地點受大橋車輛污染的詳細分析。該三區的總人口為110萬人,並非珠江口中間的無人地帶。大橋增加污染會引致死亡和住院人數上升,是毋庸置疑的科學論證。〈註二〉

挑戰司法獨立 踐踏公民權利 - 劉文聲稱「毋須法院來主持『公道』」,呼籲市民不要「盲目迷信法官」,擔心港人「依法拒共」。這些上綱上線的言論,加上近日要求「司法克制」的聲音,旨在向法庭施加壓力,動搖港人對法治的信念。這種言論若果不幸成為主流,特區政府可以有法不依,踐踏公民權利。

顛倒黑白 諉過於人 - 劉文指稱「多虧公民黨,你我納稅人直接損失近百億.. 」。環評條例已經實施13年,政府一直有錯不改,甚至在兩年前環評報告諮詢時,漠視民間團體指出的漏洞,直至高院判決確認錯誤,建制派仍然沒有要求政府高官承擔責任。相反,他們今天把矛頭指向協助政府糾錯的朱婆婆和公民黨,明天便可以將槍頭指向揭穿政府失誤的市民。

捏造證據 亂扣帽子 - 劉文指稱我黨副主席黎廣德引用的《南方都市報》“ 與香港接軌‧法制要比大橋更重要” 一文乃由黎廣德所撰。這是完全違背事實,該文署名作者實為「吴江」。〈註三〉另有劉夢熊先生等人的文章,指司法覆核是「隱性港獨」、「抗拒中港融合」,這些大帽子既不適合公民黨,更散播白色恐怖,壓制理性討論。

守護核心價值

今次判決有助改善環境,保障市民健康,使可持續發展更臻完善。任何妨礙本港環保尺度與先進國家接軌的舉措,必然會削弱香港競爭力。任何挑戰司法獨立,衝擊公民權利的言行,必然危害一國兩制和香港前途。公民黨將會無懼壓力,與市民一起守護我們珍惜的核心價值。

〈註一〉有關今次判決的詳細分析,請登入 http://www.civicparty.hk/

〈註二〉對於空氣汚染引致傷亡的人數,早已由香港大學醫學院賀達理教授 (Professor Anthony Hedley) 領導的專家隊伍進行詳細研究。去年全港因空氣污染而提前死亡的市民有792人, 實質和無形經濟損失共138億元,見http://hedleyindex.sph.hku.hk/。

〈註三〉見2011年4月21日《南方都市報》
http://nf.nfdaily.cn/epaper/nfds/content/20110421/ArticelA30006FM.htm

「環評判決 發展升呢」公眾研討會,誠邀市民參與:

日期:5月14日 (星期六)
時間:下午2時30分至5時
地點:香港城市大學演講廳 LT-16

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2011年5月4日星期三

2011.05.04Part2[鐵頭何叫陣,拉登支持者難報仇,茉莉花革命促使伊斯蘭世俗化,為何只剩中國用象形文字,中國的大一統]

鐵頭何叫陣,拉登支持者難報仇,茉莉花革命促使伊斯蘭世俗化,為何只剩中國用象形文字,中國的大一統

2011年05月0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劉嗡

2011.05.04Part1[上海的生活質素,美孚邨民逛周大福,‎亞拉伯姓名學,拉登之死]

上海的生活質素,美孚邨民逛周大福,‎亞拉伯姓名學,拉登之死

2011年05月04日
主持:蕭若元,慢必,劉嗡

2011年5月2日星期一